+ The Master +

Zethus

Author:Zethus
圈纸。媛
随意叫

红家邪教底线
对象沈昌珉,有娘子一枚
熟人面前是话唠+二货
情绪不好控制,泪点低

人形,吃我控
黑超,黑手党控
腐,吐槽有
受不了请戳右上X

这里是媛,也可以叫圈纸
Zethus·Y·Toho·D


+ どうして君を好きになってしまったんだろう +

Name:yu·D·toho 东方 语 「LUTS-CHIWOO VAMP」 Name:Amoka·安沫茶 「AI-HANI」 Name:Toki·冬纪 「FL-MNF CHIWOO」

+ Blog +


+ Date +


+ 記事 +


+ Link +


+ メッセージ +


+ 好基友不來一發么~ +


+BGM+


那段忘却的记忆·中【圣诞节特辑】

这里是下部=口=
毫无技术含量,想到什么写什么。
自己都觉得超渣,BUG一大堆= =
老四不要介意!!!不然我会桑心的!!!【被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把Eros带回家后,苏彦煦就后悔了……

比如

“喂……厨房在哪里啊~~~好饿哦~~~”撒娇。

“不许粘着我。”苏彦煦带着某人进厨房。

比如

“喂……浴室在哪里啊~~人家想洗澡~~~”某人边说边脱衣服。

“不许脱我衣服。”送某人进浴室,顺便拿了一套自己睡衣给他。

又比如

“喂……你的房间在哪里啊~~~我困了~~”对于自己身材来说略大的睡衣松垮垮的搭在Eros身上,被热气熏风粉红粉红的肩膀大片的露在外面。

“把你的大腿从我身上挪开。”苏彦煦皱着眉。

还比如

“喂……人家怕黑想跟你一个房间~~~”Eros窝在被窝里只露出半张脸,在苏彦煦起身时伸手拉着他的袖子用慵懒至极的嗓音哀求道。

“苏彦煦。”

“啊?”不明所以的歪头。“什么意思啊?你的名字吗?真好听~~”

“闭嘴,睡觉吧。”苏彦煦转身走到房门口。

“煦~~~你包养了人家干嘛不要人家暖床呀~~~我暖床可棒了~~~”说着抛了个媚眼给苏彦煦。

“……”不理睬某人的眼神转身打开房门走回自己的房间。

——————————————————

“……”苏彦煦回到房间坐在King size尺寸的床上解开衬衫的纽扣。

顿时觉得一阵疲惫,便进到房间内的浴室泡澡。

“啊!!!!!!!”

“砰!”苏彦煦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随后便皱起了眉,盯着跳进足够4人泡的浴缸里紧紧搂着自己的Eros。

“有……有……有鬼……”颤抖的不像装出来的声音,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攀着苏彦煦的脖子。

“放手。”苏彦煦伸手去拉Eros的手,却发现对方搂得太紧拉不动。

“不要!”Eros头埋进苏彦煦的脖子里,摇着头。

“……”

“……”

“……”

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就像过了好久。

“嘶啦……”吸鼻子声。

“……”再这样呆着,这家伙会感冒吧。苏彦煦心想,丝毫没发觉一向冷漠的自己在为别人着想,苏彦煦伸出手搂着Eros拍拍他的背。

“松手,水冷了。”与动作不符的冰冷的声音不亚于逐渐变凉的水温。

平静下来的Eros松开了手,改搂腰,贴在苏彦煦光裸的身上蹭着,开始撒娇耍赖。

“你就让我跟你睡吧~~~好嘛好嘛~~嗯?”沙哑的嗓音带着点鼻音。

苏彦煦顿时觉得一没看到他这个样子差点忘记他的本性被他给骗了。

“滚回你的房间。”苏彦煦推开Eros起身站在淋浴下冲掉身上的泡沫。

“才不要!”Eros也站起身脱掉湿淋淋的睡衣,跨过浴缸站到苏彦煦身边。

“煦,你身材真好。”Eros带着狡黠的笑赞美着苏彦煦,拉起他的手往自己白皙滑嫩的身上摸。“帮我也洗干净啊~”

“别跟我玩把戏,我不吃这套。”苏彦煦冷淡的抽回手,背对着Eros自顾自的冲完泡沫围了一块浴巾走出了浴室,把Eros留在了里面。

“哼……”Eros冷哼一声,面部依旧带着狡黠的笑,右下角的泪痣衬得邪气中带着点诱惑。

“不吃我这套?那你的反应又怎么解释呢我的煦~~~”

“真可爱啊刚才的反应,一定是害羞了嘻嘻~~~真是个闷骚的家伙!”

“一定会让你爱的离不开我的~哈哈哈哈哈~~~”

某人在浴室中叉着腰大笑着,由一个喷嚏给中断。

“啊嘁……”揉揉鼻子,脱光了全部的衣服,悠然自得的在别人卧室再次冲起澡来,没过多久便裸着身子走出浴室,发现苏彦煦已经躺下了。

“睡得倒挺安稳的,哼,偏不让你睡好觉。”某人小声的嘀咕着,嘀咕完带着邪气的爬上床后,爬向床中央的苏彦煦。

地毯上铺着毛茸茸的地毯,Eros走在上面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爬上床的时候亦如此。

苏彦煦已经在某人冲澡的时候睡着了,半干的黑发摊在枕上,皱着个眉头,Eros凑近小声嘟囔了一句也不怕生病便钻进被窝,丝毫没有发现自己也感冒了。

某人撑着头盯着一会儿苏彦煦坚毅的五官,伸出纤细的手指夹起一小缕金发,伸到苏彦煦的眉头挠啊挠,挠的他眉头皱得更深,无意识的抬起手用手背搭在额头上。

某人再次露出狡黠的笑,调皮的金发继续往下,听到坚挺的鼻尖上继续挠,苏彦煦突然转过头,吓得他心脏差点漏了一拍,发现对方依旧闭着眼,眨了眨眼,松开头发,转而用指尖轻触苏彦煦性感的嘴唇,凑上去作亲吻状,却又没吻上,像在感觉对方的呼吸。

苏彦煦突地睁开眼就发现Eros躺在自己身边一脸索吻状,月光照在后者脸上,苏彦煦不说话的盯着看了许久,等Eros睁开眼时候,才发现苏彦煦一脸冷漠的望着自己,挠了挠头,半天都没挤出一句话。

“……”

就这样俩人对望了许久,直到某人吸了吸鼻子,苏彦煦这才发现这家伙什么都没穿。

“去穿上衣服。”苏彦煦推了一把对方,手触之处一片冰凉。

“那样不舒服~”Eros见对方不在意自己躺在他床上,便靠了上去。

“不许乱动。”苏彦煦皱着眉低喝一声,Eros没穿衣服,苏彦煦也同样没穿,偏偏Eros那家伙又动来动去,滑腻带着略冰凉的皮肤在身上蹭来蹭去,没火也被蹭出火了。

“嘻……”Eros认定了苏彦煦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大着胆子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扭来扭去。

“唔嗯……”突地,苏彦煦翻身压在Eros身上吻上后者露出狡黠的笑着时微翘的唇,某人愣住了。

苏彦煦的舌触碰到Eros嘴唇时,后者下意识的张开了嘴,灵巧的舌便窜了进来,与平时冰冷的感觉不同,柔软的舌温柔的抚弄着口腔四处,最后擒住Eros的舌缠绕着。

Eros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勾着苏彦煦的脖子闭着眼睛享受,到最后没了动静。

苏彦煦一脸不悦的看了眼接吻接到睡着的Eros,叹了一口气,把某人往怀里一搂,也睡了过去。

开着暖气的房间暖烘烘的,一夜安眠。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俩人还保持着昨天晚上的姿势,最早醒的是苏彦煦,一脸阴沉的盯着死死的攀在自己身上的Eros。

像是感觉到目光般,Eros睫毛颤了颤,缓缓的睁开来,眯着眼睛撅着嘴,伸手揉了揉,盯着苏彦煦阴沉的脸色,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睛。

顿了半分钟之后……

“啊啊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啦!”这才想起来昨天不小心睡着了的事,Eros两手交握的放在下巴处,抬头一脸抱歉地望着苏彦煦。

“挪开你的腿。”

“好嘛……”Eros扭动地蹭了几下便听话的把腿从他的腰上挪了下来。

“……”依旧是一脸冷淡的表情,掀开被子走了下去,丝毫不在乎床上的人一直盯着自己看的眼神。

Eros盯着苏彦煦锻炼的极好的带着六块腹肌的完美身材,勾着嘴角狡黠的笑了起来。

…………

想到这里,东方幸也也不由自主的勾唇笑了起来,起身走到床边坐下,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喂。”听到对方低沉的嗓音心里顿时暖洋洋的。

“煦~~”带着沙哑的性感嗓音拖着长长的尾音撒娇。

“什么事。”

“想你嘛。”

“……”苏彦煦顿了一下。“吃饭了吗。”

“……”这家伙,转话题永远这么生硬。东方幸也又气又好笑的咬着唇。

“吃了,明天我去找你好嘛?”东方幸也深知苏彦煦的性格,直接切入了主题。

“好。”

“……”

俩人闲扯了一会儿便挂了电话。

摸摸自己因对方一句不喜欢他的金发而染回来的黑发,起身脱了浴袍露出白皙修长的身子,一丝不挂的钻进了被窝,没多久便睡着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部完

噢也我完成任务了,下部就是他俩约会坐摩天轮了!!!!
我发现每次我写都是刚认识就能睡到一起去的没节操党!!!
捶地我真的不想的!!!
没有发展我自己都写不下去!!!【被揍

那段忘却的记忆·上【圣诞节特辑】

嗷嗷这次写的是妖男幸也和冷漠彦煦这对的故事~~
用了红团的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首歌
这首歌从发出到现在还是喜欢到不行QAQ
当然所有歌我都爱!!
不过这首是最爱的!!!
老四我开始码字了快表扬我!!!


+ 正文开始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为什么会喜欢上了你
以为不管时间如何的流逝,你一直都在这里
但是你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为什么什么都没对说你
每天白天黑夜积累的思念 溢出的话语 明明知道的
但是已经传达不到了

初次相遇的那天起 就感觉似曾相识
非常自然就相溶的两人
不管去哪儿都一起,有你在是绝对的
我们两人成长为大人
但是你却选择的不同的道路

……………………”


电视上播放着MV,窗外也飘着雪花儿,开着暖暖的光线灯,照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有圣诞节气氛的东方家,在客厅里开着大会。

东方泽坐在单人沙发上,旁边是盘腿坐在地毯上玩着PSP的司珉,中间的沙发上坐着东方语,东方罹夏坐在他旁边,而东方幸也则头枕着东方语的大腿,两只脚则搭在罹夏的大腿上。

东方梦坐在旁边的地毯上,东方唯则头枕着他的大腿捧着一本漫画看着。

果然是五胞胎啊=口=,坐在另一个单人沙发上的Cratos感叹,跟他挤在一起坐的是身材比较娇小的冬纪和在信。

右手边是路易斯盘腿坐在一张矮桌前看着电脑,左边是同样盘腿坐着搂着路易斯腰的兰斯,右边是同样看着另外一台电脑的Oleste和瑞斯。

而捣蛋三人组的洛迦,安沫茶和安沫斯则趴在中间盯着电脑里播放的动画片看的津津有味。

“你们打算怎么过圣诞?”东方泽出声问着众人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某人的样子,东方语眯着眼,不语

“当然是在家看漫画!”东方唯懒懒的出声

“圣诞节~~~当然是和最爱的他去约会啦~~~”幸也捂着脸作娇羞状,眯着眼睛心里想着和最爱的他约会的场景。

“做研究……”罹夏盯着幸也的脸一阵郁闷。“幸也你什么时候能让人省心点……别老出去和人鬼混。”

“才没有鬼混呢~~这次真的碰到最爱的他了嘛~~”

“……”你哪次不是这样说的,众人心想

“……”东方梦也不语,想起早上还在狂缠着自己要自己空出圣诞节那天和他约会的苏冰就一阵头疼

“唔……带包子去吃好吃的。”在信撑着扶手思考着各种

“带那三个小不点去游乐园……”冬纪无力的出声

“……”暂时还没想好去哪里的Cratos依旧想着

“子殊……”子殊是路易斯的中文名,兰斯搂着他的腰望着他。“那天你会放假对吧?去约会吧~~”

“恩……”路易斯完全没听到兰斯在说什么随便的应了一声

“当然是和小鸩去约会~~”瑞斯温柔的笑着

“……”望着电脑发呆的Oleste依旧没回神,瑞斯用肩膀撞了下他,他转过头盯着瑞斯看了一会儿就扭过头继续看着电脑,瑞斯一脸了然的笑了笑

捣蛋三人组不发表任何意见~继续看着动画片

“司珉。”东方泽戳了戳旁边的司珉。“那你呢~~~?”

“睡觉……”说完打了个哈欠

“= =”

“……”

会议继续,大部分都在闲聊和圣诞节要干什么这个主题上

“虽然你们要出去过圣诞节,不过晚上9点还是要回家吃饭噢=3=~”会议结束前东方泽说了句,大家都了然点了点头。

会议结束,各回各房,各睡各觉。

………………

某人房内。

幸也泡完了澡,只穿着浴袍坐在窗户旁边铺满了毛绒毯子的吊椅上抱着膝望着窗外,眯着眼,暖气呼呼的吹着他未干的黑发,齐肩的发柔顺的垂在裸露在外的肩膀,水滴顺着发梢滴在浴袍和身上。

“圣诞节了呢……”喃喃道,眼神失去焦距,思绪也回到了半年前。

…………

浓烈的重金属歌曲在PUB中回荡着,舞台上,舞池中,三三两两的男女贴在一起忘我的跳着舞,在这里,就是为了抛弃伪装,来发泄。

酒保站在吧台内熟练的调着酒。

“GODFATHER。”低沉且熟悉的嗓音在酒吧耳边响起,酒保吃惊的抬起头。“BOSS……你怎么……”

“……”显然对方不想多说话,酒保也熟知BOSS的性格,低下头立马开始调制。

“BOSS……”酒保喊了一声之后便把调好的GODFATHER放到他面前,便去调别的酒了。

修长的手指滑过杯沿,苏彦煦低着头,黑发垂在眸前,中指和大拇指夹着酒杯抿了一口。

“放开我啦~~~嗯~~~”苏彦煦一抬头便看到一个身材修长,齐肩的金发,上身穿着黑色大V领,脖子间挂满了项链,下身穿着挂着几根腰链的破洞皮裤和军靴,眼角一颗泪痣显得格外的妖冶的青年一脸潮红的被几个混混一样的人搂着,由于喝醉了的原因无力的挣扎着,不时还从鼻间发出类似呻吟的声音。

苏彦煦皱着眉,自己的PUB一向只有持有VIP的客户才能进,而持有VIP的客户一向是身价上百万以上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几个搭不上边的人?

苏彦煦转头瞥了一眼酒保,酒保立马拿起手边的电话嘀咕了几句便挂了,大概马上就会有人来解决了。

苏彦煦眼神依旧的品尝着酒,显然刚才的一幕并没有让他很在意。

突然,一个人影扑倒在自己的怀里,苏彦煦皱着眉,不动声色的望着一脸潮红的金发青年搂着自己的腰。

“我男人在这里!你们快点滚!!他很厉害的嗯~~~”青年一开始大叫了两句因为头疼最后一句还是变成了带着痛苦的颤抖尾音。

“你是什么东西!他是我看上的人!!你快滚开!”混混A不知死活的挑衅着苏彦煦,苏彦煦低着头扬起眼神瞄了眼冷笑一声。此时大家全部停下了一切望向这边。

“不知死活的家伙!!”混混A听到那声冷笑觉得自己在众人面前被嘲笑了,恼羞成怒的举起拳头挥向苏彦煦,苏彦煦不在乎的拿起酒杯又抿了一口。

挥出的拳头被一个身材壮硕穿着黑西装的黑发男人握住反转地扭到了混混A的背后,后者大声的叫着其他同伴的帮忙,却发现同伴看到此情景已经逃走了。

“抱歉,BOSS,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电脑出现故障被他们侵入了。”黑发男人身后走出一个穿着条纹西装的中年男人超苏彦煦鞠了个躬,转身面向其他客人。

“抱歉各位客人,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打扰到你们了,今天的单全免,请各位玩的愉快。”说完又转向黑发男人,指了指刚才的气势全无已经吓得两腿打颤的混混A。“把他带出去吧。”

“等等。”苏彦煦抬起头盯着混混A。“你是怎么进来的。”PUB的保全系统一向很好,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系统故障的事故,苏彦煦直觉感到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是……是……我们在路上碰到了这个人,他说要找点乐子就带我们来了这里,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放过我吧……”苏彦煦听他说完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挥了挥手让黑发男人把他带走。

苏彦煦皱着眉打量着对方的脸,两颊绯红,衬在白皙的皮肤上,眼睛紧紧的闭着,右眼角一颗很招桃花的泪痣,嘴唇红的可以滴出血般,不时伸出舌头轻舔嘴唇,大概是被灌了高浓度的酒,鼻间不时发出嗯嗯的甜腻的痛苦呻吟,两手紧紧的搂着苏彦煦的腰,不时用脸颊蹭蹭苏彦煦的腰,脚站不稳似的,软软的将整个身子就贴向苏彦煦。

一般有点那种倾向的男人大概会受不了扑到他,而苏彦煦把他半搂半抱的带到了停车场,站在自己的车前,手伸到背后捏住青年的手腕将对方推离自己的身上,另一手捏着青年的下巴抬高。

“还想继续装吗?”苏彦煦将嘴巴贴向青年的耳根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着,意料之中的,青年身子僵了僵,随后便睁开眸。

苏彦煦嘴角一勾,冷笑一声,放开了青年,单手插在裤兜里走向自己的车门。

“喂~~~”青年毫无醉意的带着慵懒的磁性嗓音叫住苏彦煦。“你怎么都不上当呀~~~”

苏彦煦不理不睬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青年毫不客气的跑到另外一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下去。”冷冷的开口。

“好低沉好有男性魅力的声音噢~~你一定冷冰冰不爱说话,一到床上就变成狼什么的~~嗯哈哈哈哈~~~~~”青年毫不在意苏彦煦的态度,说完自顾自的大笑着。

“下。去。”苏彦煦皱着眉一字一顿,显然他的忍耐已经被对方给戳破了。

“才不要啦~~~你不要这么凶嘛人家会被吓坏的,你这么凶以前一定没交过女朋友对不对啊?真可怜要不要我帮你介……”

“啪……”苏彦煦横过来一只手按在青年偷偷想扣拉安全扣的手上。

“干嘛啦~~~握着我的手想亲我吗?我是不会反抗的啦,我告诉你哦,我的技术……”青年脸颊红了起来,不过还是被打断了。

“给你三秒,滚下去。”

“……”青年盯着苏彦煦,红红的脸颊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勾着的嘴角弯了下去。

没三秒青年的眸中闪起了泪光,泪水没一会儿就往下掉,然后又没三秒,青年大哭起来。

“呜啊啊!!你们都是坏蛋!!!不是想QJ我就是欺负我!!!三秒哪里够滚下去啦呜呜呜!嘶啦【吸鼻声】还以为你好人呜呜!!结果你也是个坏蛋嘶啦!!嘤嘤嘤嘤!!”青年大叫完就小声的哭起来,不时的举起手背抹抹眼泪,一副被欺负的惨兮兮的样子。

“……”苏彦煦看着对方大叫过后一副委屈的样子,皱着眉。“你到底想干什么。”

“……”青年抹了抹眼泪,抬起头看着苏彦煦,撅着嘴想了想,用沙哑的嗓音说道。“你包养我吧~我会暖床会做饭会撒娇会卖萌噢=0=~~~”

“不要= =#”

“……”青年弯下嘴角,眸中聚集起泪水,又大哭大叫起来。“呜啊啊!!!最讨厌你这种衣冠禽兽了!!欺负人家!!就会说不要,滚下去!呜呜呜!!嘶啦!!”

“闭嘴。”苏彦煦捏着青年的下巴,对方则乖乖的听下来扑扇着长着浓密睫毛的眸,大有你不答应就继续哭给你看你样子。

“……好”叹息一样。

“耶!!”青年捧着苏彦煦的脸靠近,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在他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苏彦煦愣了几秒推开他,又皱起了眉。“名字。”

“啊?”青年还没反应过来。

“名字。”多说一个字会死啊,青年吐了吐舌头。“Eros。”

“真名。”

“我没有真名呢~~人家没有骗你啦~~”声音依旧带着点甜腻的鼻音,苏彦煦还是听出了其中掺着的不明情绪。

“……”

就这样苏彦煦把这个叫Eros的大麻烦带回家了,没过几天就后悔透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部完

往事不堪回首。

噗不要吐槽这个标题!!!
话说我终于动手写了!!
我真的懒得要死掉了啊啊啊啊!!!
其实我就是个看文的货啊有木有!!!!
这篇主要是写瑞斯和93这对西皮是如何相识的=。。=
瑞斯是个腹黑的斯文败类。
表面温柔内心冷的一塌糊涂。略人格分裂。
不是好惹的货。
最喜欢的事就是惹93炸毛【这恶趣味
老四你稀罕不!!!我终于动手了!!!!

==========================================================


这天,东方泽家一改往常的平静,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该约会的都约会去了,度蜜月的度蜜月去了,剩下几个宅货宅在家里上网的上网,打电动的打电动,看漫画的看漫画,谁也没时间搭理谁=。。=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某人头上冒出一个小十字,东方泽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喂??啊啊……瑞斯,噢噢你快到了啊,恩恩房间给你准备好啦=3=拜~”

“瑞斯回来了?”打电动的某人头也没抬的问道。

“红茶也回来?”看漫画的也没抬头。

“恩= =##”头上冒出个小十字。

“你是风儿~~~~~~~~~我……”没等唱完东方泽迅速的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噢老四~~~~好啊,正好人家刚才在网上看到KUMA新出了东西呢~~恩恩~~我等你噢~~~”末了还吧唧亲了手机一下。

“……= =#”看到电视上的GAME OVER,司珉面部抽搐了一下后扔下PS2起身走上楼。

“油酥你去哪????=3=”

“睡觉= =#”

“……”

…………

“叮咚……”在东方唯拿着漫画半天没翻一页快睡着的时候,门铃他妈的响了。

“= =#”

东方泽起身开了门,门口站着许久不见的瑞斯,一手拿着行李,一手牵着红茶,微笑的看着同样许久不见的监护人。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3=”

“妈咪=3=”红茶拉了拉东方泽的衣服,踮着脚撅着嘴巴。

“嗷嗷嗷嗷红茶妈咪想死你了!!!!”听到这声嗷叫,东方唯那厮终于清醒过来,一抬头就看到了温柔的看着抱着红茶猛亲的东方泽的瑞斯。

“欢迎回来啊瑞斯。”听到东方唯的声音瑞斯走向他揉了揉他的头发,后者也不介意。

“虽然很想和你们叙旧可是我很累了呢~~~~~我先上去了^^”

“恩。”

瑞斯提着行李上了楼进了房间,客厅里只剩下两大一小三个人在聊天。

“……”

“…………”

“叮咚……”

“嗷你们四爹来了=3=!!”东方泽小碎步跑到门口开了门,发现除了苏爻,还有她俩手牵着的苏梵和苏舜两个小家伙。后面跟着一脸不情愿的鸠鸩。

“老五=3=”

“老四=3=”

大家无奈的看着这两个白痴犯二。

“四爹~~~~舜舜~~~梵梵~~~鸠哥哥~~~~”红茶从东方唯的怀里钻出来冲他们打招呼。

“鸩儿,梵梵和舜舜怎么来了?”犯完二了,东方泽才问起怎么都来了。

“梵梵和舜舜非得跟着我,鸠儿没事儿干就一起来了~~”

“那我们出发吧!!!”

…………

东方泽左手牵着红茶,右手牵着苏梵,苏爻左手牵着苏梵右手牵着舜熙,后面跟着东方唯和鸩鸠在聊天,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一行人逛着逛着终于逛到了KUMA实体店,看到店门口排起的长队,众人脸部抽搐了一下。

“今天人真多……”东方泽感叹了一下便加入了排队行列,苏爻也跟着加入。

“……”鸩鸠翻了个白眼,转身想离去,被东方唯拉住。“去哪?”

“回家= =#”顿了一下,回过身伸手拍了拍和东方唯聊得热火朝天的苏爻。“钥匙给我。”

“待会儿要和你五爹去泡温泉所以不回家了,你叫昌邪开门吧,他在家。”

“……”脑子里迅速浮现那个一脸睡不醒杀伤力极大的家伙,鸩鸠面部抽搐了一下。“才不要。”

“鸩儿去五爹家休息吧,今天也累坏你了。”东方泽掏出钥匙递给鸩鸠,后者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那我走了。”挥了挥手。

“恩。”

“…………”

“老五你好像没告诉鸩儿让他去那间房。”聊着聊着苏爻突然冒出一句话。

“今天挺多人没回来的,鸩儿睡那间都可以的=3=”

“噢噢……”

两人又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

…………

这边鸩鸠回到东方泽家已经到晚上了,硬撑着快合上的眼皮到厨房喝了口水便上楼随意推开了一个房间走了进去。

“好黑……”鸩鸠摸索着爬到了床边,脱了衣服裤子,掀开被子就靠墙缩,满意的叹了一口气便合上了眼睛,意识被抽离的时候隐约听到有水声,这么晚了还有人没睡觉啊,这么想着便睡着了。

“哗啦……”浴室里瑞斯起身从浴缸里跨出来,打开莲蓬头的开关冲掉身上的泡沫,随后随便围了个浴巾便关了灯打开了浴室门,瑞斯眯起了眼睛,花了几秒时间适应黑暗,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眯着眼睛快睡着的时候,突然一个手臂架在了自己胸口上,瑞斯一扭头就看到脸被被子遮了一大半,只露出眼睛和毛茸茸的脑袋在外面的鸩鸠,当然瑞斯常年在意大利,根本不认识这个莫名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人。

“啪”瑞斯起身打开了床头灯,看清了对方的长相之后勾了勾唇,不知道他是无意闯入的呢,还是有意闯入的呢。瑞斯想了一下关掉了床头灯又躺下去了,真期待明天这张脸出现的表情呢~

瑞斯这厮睡得非常不舒服,旁边不知道姓名的小家伙睡相极差,一会儿把冰冷的手伸进他怀里,一会儿把冰冷的脚架在他身上。

“啧……”瑞斯最后实在受不了这厮的睡相伸手把鸩鸠搂在怀里扣得紧紧地,后者挣扎了一下就没动静了,瑞斯满意的叹了口气,安稳的睡起觉来。

房间里只剩下了呼吸声。

…………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唔……”鸩鸠皱着眉头艰难的睁开眼睛,抬起头发现自己正被一个不认识的混蛋抱得死死的,自己的腿还夹着对方的腰,对方还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呆了几秒钟鸩鸠猛的推开对方。“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鸩鸠瞪着对方等他回答的时候,他!!发!!现!!这家伙什么都没穿!!!!!

“流氓!!!!!”鸩鸠反射性想甩一巴掌给瑞斯,却被瑞斯抓住手腕,想甩开却被死抓住。“放手你这个混蛋!!!”

“不要搞错哦~~~是你躺在我的床上,还一直往我怀里钻。”瑞斯拽着鸩鸠的手靠近自己,用温柔的语气说着话。“我没有把你扔出去已经很客气了哦~”

“=皿=不许离我这么近!离我远点儿!!”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的鸩鸠手脚并用的推着瑞斯。

“别推了我快掉下去了。”瑞斯一只手扣住鸩鸠的两手的手腕,另外一只手搂着鸩鸠的腰。

“谁准你搂着我的!!滚开啊啊啊啊!!!”

“我……”刚说说明自己身份,瑞斯就被鸩鸠给推下床,由于拉着鸩鸠的手所以连带着鸩鸠也摔下了床。

“砰……”房间门被踹开了。

门口站着一脸不爽的司珉,下一刻他的面部却抽搐了一下,维持了一秒又淡定的瞄着地上的两人。此时的鸩鸠压在瑞斯身上,两人身上盖着滚下床时一起被扯下来的被子。

“=口=”鸩鸠一脸震惊。

“好久不见,我回来了~司珉。”瑞斯则一脸没事样的朝司珉勾了勾唇。

“恩,好久不见,瑞斯,一回来别这么大动静,你们继续。”司珉淡定的说完了之后淡定的关上了门。

“喂喂你别走啊啊司珉!!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啊啊!!”老纸的清白啊啊啊啊!!!!

“噗……哈哈哈哈哈……”瑞斯看到鸩鸠被误会之后着急炸毛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

“笑屁啊!放开我!!”鸩鸠挣扎着站起身坐到堆满了衣服的床上穿衣服,他已经能确定这家伙是这个家里的成员了=皿=。

“真可爱^^”瑞斯不在意的站起身,吓得鸩鸠大叫。“你这个裸奔狂!!流氓!!变态!!口胡!!”

“= =??”鸩鸠一脸警惕的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瑞斯,直到瑞斯弯下身子和他面对面,越凑越近,以为他要吻自己,吓得他闭上眼睛。

“噗……”等了许久没动静,听到嘲笑般的笑声鸩鸠立马睁开眼睛,发现瑞斯站在离自己一米远的地方穿上了裤子还一脸戏谑!尼玛!!!言情剧里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接吻吗?!!都是一群骗子!!

“可恶!!”蠢死了才会以为他要亲自己!!!鸩鸠恼羞成怒的瞪着瑞斯,一边懊恼的快速穿好衣服推开门走出去,而后大力的甩上了门。

“哈哈哈哈哈……真有趣~~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很无聊了~唔,等泽回来问下他是谁好了哈哈哈……”

鸩鸠的命运堪忧啊……



+ Fin +
 | 主页 |  page top